荧光染料

概述

 Fluorescent_Dyes_an_overview_teaser.jpg

荧光显微镜的基本原理是借助荧光染料对细胞成分进行高度特异性的可视化观察。这可能是一种与兴趣蛋白质遗传相关的荧光蛋白,如绿色荧光蛋白(GFP)等。如果克隆无法实现,例如在组织学样本上无法实现,则需要使用另一种技术如免疫荧光染色来对兴趣蛋白质进行可视化观察。为此,人们使用抗体来连接不同的荧光染料并将其直接或间接地结合到适当的靶点上。此外,借助荧光染料,荧光显微镜的应用就不再仅局限于蛋白质观察,还能对核酸、多糖和其他结构进行染色,甚至像钙离子这样的非生物物质也能被检出。本文就为大家介绍了几种常用的荧光染料。

免疫荧光

在荧光显微镜下,有两种方法可以显示兴趣蛋白质。可以借助内在的荧光信号,也就是通过克隆从而在基因层面把一个荧光蛋白和一个靶蛋白联系起来;又或者借助荧光标记的抗体特异性结合到兴趣蛋白质上。对于某些生物学问题来说,后者更为实用甚至更为必要。例如,在组织学样本的情况下,通常样本来自不含任何荧光蛋白的生物体,所以不可能使用荧光蛋白。此外,如果有功能性抗体可用,免疫荧光比荧光蛋白技术要快得多,因为荧光蛋白方法必须克隆兴趣基因并将DNA转染到相应细胞中。荧光蛋白的另一个缺点在于其本身就是一种蛋白质。因此细胞内就具备了特定的蛋白质特性,因而可能导致功能紊乱或对所结合的兴趣蛋白产生干扰。当然,值得注意的是,荧光蛋白通常是观察活细胞的首选方法。

免疫荧光利用抗体对抗原的特异性结合亲和力。此处可存在两种不同的结构。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一种荧光标记的抗体,该抗体与兴趣蛋白结合,称为直接免疫荧光。

大多数情况下会使用两种形式的抗体。第1抗体与靶蛋白结合,自身(1st抗体)没有荧光标记。但与第1抗体结合的第2抗体(2nd抗体)特异性携带荧光染料,这种方法被称为间接免疫荧光。间接免疫荧光有几个优点,一方面会存在放大效应,因为不止有一种第2抗体与一种第1抗体结合。另一方面,针对您兴趣蛋白,不需要一直用荧光染料标记每种抗体,可以使用市售荧光标记的第2抗体。免疫荧光中广泛使用的荧光染料是FITC、TRITC或以下提到的几种Alexa Fluor®染料。

FITC和TRITC

异硫氰酸荧光素(FITC)是一种有机荧光染料,目前仍用于免疫荧光和流式细胞术当中。该染料在495/517nm处存在激发/发射峰,而且可借助其反应性异硫氰酸酯基团与蛋白质上的氨基、巯基、咪唑基、酪氨酰或羰基结合而与不同的抗体偶联。它的基本结构,即荧光黄的分子量为332g/mol,常用作荧光示踪剂。FITC(389g/mol)是最早用于荧光显微术的染料之一,也是Alexa-fluor488等荧光染料的来源。它的荧光活性源于其自身的大共轭芳香电子结构,在蓝色光谱中会被光所激发。

经常与FITC配合使用的一种染料是同出一门的TRITC(四甲基罗丹明-5-(和6)-异硫氰酸酯)。与FITC不同,TRITC不是荧光素,而是罗丹明系列衍生物。罗丹明也存在一个大的共轭芳香电子结构,因此可以发出荧光。与FITC不一样,TRITC(479g/mol)在绿色光谱中被激发,最大值出现在550nm处,最大发射波长为573nm。与蛋白质(如抗体)的结合也基于反应性异硫氰酸酯基团。

即使FITC和TRITC仍在使用,但考虑到两者属于相当弱的荧光染料,不建议用于最先进的显微术。两者的优势主要还是在于成本低。

花青素

这种相对较小的荧光染料集合源于花青素并因此而得名:Cy2、Cy3、Cy5和Cy7。这些染料都可以通过反应基团与核酸或蛋白质相连。例如,蛋白质标记使用马来酰胺基团。有趣的是,荧光方面Cy5对周围的电子环境很敏感,这可用于酶的测定。黏附蛋白的构象变化导致荧光发射的正负变化。此外,Cy3和Cy5可用于FRET实验。花青素染料是比较古老的荧光染料,也是其它荧光染料的基础,具有亮度高、光稳定性好、量子效率高等优点。

图 2: 小鼠转基因胚胎、肢间体节、E10.5小鼠转基因胚胎的5个肢间体节: EpaxialMyf5 eGFP;GFP-Alexa 488免疫组化染色;用Desmin-Cy3对胚胎肌肉纤维进行染色,用Hoechst揭示细胞核,自上而下尺寸: 3.5毫米 (a)、800微米 (b)。 样本提供: Aurélie Jory,法国巴黎巴斯德研究院干细胞与发育以及遗传与分子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IGBMC) 成像中心

DNA染色处理

在荧光显微术中,不仅蛋白质结构感兴趣,而且对核酸也感兴趣。有时有必要通过检测细胞核来确定细胞的确切位置或数量。最常见的DNA染色剂之一是DAPI(4',6-二氨基-2-苯基吲哚),主要与DNA双螺旋富含A-T的区域结合。与未结合态相比,DAPI在DNA上的荧光强度增加。染料被UV(紫外线)光激发,最大激发波长为358nm。发射光谱较宽,峰值在461nm。弱荧光也可以检测到RNA结合。在这种情况下,发射转移到500nm。有趣的是,DAPI能够渗透完整的细胞膜。因此,该染料既可用于固定细胞也可用于活细胞。

第二种广泛使用的DNA染色方法是Hoechst染料,最初由化学公司Hoechst AG生产。Hoechst 33258、Hoechst 33342和Hoechst 34580都是邻苯二甲酰亚胺,具有向A-T富集区插入的趋势,因此后者不常使用。与DAPI相似,此类染料受到紫外线激发并在455 nm下发射最大值,在无结合状态下变为510–540 nm。Hoechst染料还具有细胞渗透作用,因此可用于固定细胞和活细胞。与DAPI不同是,Hoechst染料毒性更低。

DNA染色剂碘化丙啶无法透过细胞膜。在细胞培养中,因为该染色剂无法进入完好的细胞内,所以常常被用来区分活细胞和死细胞。碘化丙啶也是一种结合剂,但对不同的碱基没有特异性。在核酸结合态下,其最大激发波长为538nm,最高发射波长为617nm。未结合状态下碘化丙啶的最大激发和发射被移到较短的波长和较弱的强度。它也可以在不改变其荧光特性的情况下与RNA结合。要区分DNA和RNA,必须使用足够的聚合酶。

吖啶橙是一种染料,可以在DNA和RNA之间形成差异区分而无需事先操作。其最大激发/发射对在DNA结合态为502nm/525nm,在RNA结合态为460nm/650nm。此外,该染料还可以进入酸性间室中,如溶酶体。阳离子染料在酸性间室中质子化。在酸性环境中,吖啶橙受蓝色光谱中的光激发,而橙色区域的发射最强。因为凋亡细胞有很多被吞噬的酸性间室,因此也让该染料成为了这类细胞常用的标记物。

间室与细胞器特异性染料

在荧光显微镜下,对细胞间室如溶酶体或核内体和细胞器如线粒体等进行染色通常较为合理。为此,本节将介绍一组特定染料组合。

观察线粒体时一种公认的方法是使用MitoTracker®。这是一种细胞渗透性染料,具有温和的巯基活性氯甲基部分。该染料可以通过与半胱氨酸残基的自由巯基反应,与基质蛋白共价结合。MitoTracker®有不同的颜色和改良成分(见表1),也是Molecular Probes的商标。与传统的线粒体特异性染色剂如罗丹明123或四甲基玫瑰胺不同的是,在用固定剂破坏膜电位后MitoTracker®不会被洗掉。

根据线粒体染色情况,还有染料标记酸性间室如溶酶体等,称为LysoTracker。这些是与荧光团相连的膜渗透性弱碱。由于质子化作用,这些碱很有可能与酸性间室有亲和力。LysoTracker也有不同的颜色(见表1)。

与溶酶体类似的间室为真菌液泡,如酿酒酵母。这种薄膜包围的空间也具有酸性。在荧光显微镜下观察它的方法之一是使用苯乙烯基染料,如FM 4-64®或FM 5-95®。

在蛋白质分泌实验方面,内质网(ER)尤为值得注意。对这种间室进行染色的一种经典染料是DiOC6(3)。这种染料虽然偏向与内质网结合,但也能与线粒体膜等其他膜结合。另一种特定染色ER的方法是使用ER-Tracker,如绿色和红色ER-Tracker。这两种染料都是以BODIPY为基础的染料,与格列本脲(一种磺酰脲酶)有关,能与ER膜上特有的ATP敏感钾通道结合。BODIPY(硼二吡咯甲基)描述了一组相对pH不敏感的染料,这些染料几乎都不溶于水。这类染料并不是很好的蛋白质标记工具,但用于脂质和膜标记时效果较佳。

ER相近间室 – 高尔基体 – 可用荧光神经酰胺类似物如 NBD C6-神经酰胺和BODIPY FL C5-神经酰胺进行标示。神经酰胺是高尔基体中所富含的鞘脂。

在进一步脂质基染料的帮助下还有可能对特殊的膜区域,如脂质筏等进行染色。这些富含胆固醇的结构域可以通过使用NBD-6胆固醇或NBP-12胆固醇等(Avanti极性脂质)来进行可视化观察。

除了使用特殊的非蛋白荧光染料来标记细胞间室外,还可以借助于对细胞中不同位置有偏好的蛋白质来染色兴趣区域。这些蛋白质可以连接到荧光染料上,并在荧光显微镜下显示出来。这种方法的一个例子是小麦胚芽凝集素(WGA)的使用,它与存在于质膜中的唾液酸和N-乙酰氨基葡萄糖基特异结合。WGA与荧光染料偶联。用它可以观察到质膜。

ER相近间室 – 高尔基体 – 可用荧光神经酰胺类似物如NBD C6-神经酰胺和BODIPY FL C5-神经酰胺进行标记。 神经酰胺是高尔基体中所富含的鞘脂。

在其他脂质基染料的帮助下还可以对特殊的膜区域如脂质筏等进行染色。 这些富含胆固醇的结构域可以通过使用NBD-6 胆固醇或NBP-12 胆固醇等(Avanti极性脂质)来进行可视化观察。

还可以借助于对细胞中不同位置有偏好的蛋白质来染色感兴趣区域。 这种方法的一个例子是小麦胚芽凝集素(WGA)的使用,它与存在于质膜中的唾液酸和N-乙酰氨基葡萄糖基特异结合。

功能实验

“功能实验”是一个统称,指的是评估各种功能的标准化实验,这些功能可以用荧光标志物进行可视化观察。 这些标志物包括但不限于上述任何标记技术和荧光团。 对于其中的许多功能实验而言,染色试剂盒可在市场上买到,并且可以轻松用于各种样本。 功能实验的一个例子是众所周知且广泛使用的活细胞/死细胞实验。 两个荧光团分别用于标记活细胞和死细胞。 在同时掌握这两个值的情况下,就可以评估细胞的总体健康状况。 将此信息与其他标志物关联起来还可以加深对底层过程的理解。 

荧光染料及其激发和发射波长峰值

以上提到的全部染料都在下表中列出。此外,表中还提到了其他荧光染料及其激发和发射的波长峰值。

表1

荧光染料样本示例 激发 发射
Indo-1, Ca saturated 331 nm 404 nm
Indo-1 Ca2+ 346 nm 404 nm
Cascade Blue BSA pH 7.0 401 nm 419 nm
Cascade Blue 398 nm 420 nm
LysoTracker Blue 373 nm 421 nm
Alexa 405 401 nm 421 nm
LysoSensor Blue pH 5.0 374 nm 424 nm
LysoSensor Blue 374 nm 424 nm
DyLight 405 399 nm 434 nm
DyLight 350 332 nm 435 nm
BFP(蓝色荧光蛋白) 380 nm 439 nm
Alexa 350 343 nm 441 nm
7-氨基-4-甲基香豆素pH 7.0 346 nm 442 nm
氨基香豆素 345 nm 442 nm
AMCA共轭物 347 nm 444 nm
香豆素 360 nm 447 nm
7-羟基-4-甲基香豆素 360 nm 447 nm
7-羟基-4-甲基香豆素pH 9.0 361 nm 448 nm
6.8-二氟-7-羟基-4-甲基香豆素pH 9.0 358 nm 450 nm
Hoechst 33342 352 nm 455 nm
Pacific Blue 404 nm 455 nm
Hoechst 33258 352 nm 455 nm
Hoechst 33258-DNA 352 nm 455 nm
Pacific Blue抗体共轭物pH 8.0 404 nm 455 nm
PO-PRO-1 434 nm 457 nm
PO-PRO-1-DNA 435 nm 457 nm
POPO-1 433 nm 457 nm
POPO-1-DNA 433 nm 458 nm
DAPI-DNA 359 nm 461 nm
DAPI 358 nm 463 nm
Marina Blue 362 nm 464 nm
SYTOX Blue-DNA 445 nm 470 nm
CFP(青色荧光蛋白) 434 nm 474 nm
eCFP(增强型青色荧光蛋白) 437 nm 476 nm
1-苯胺邻苯二甲酸-8-磺酸(1,8-ANS) 375 nm 479 nm
Indo-1, Ca free 346 nm 479 nm
1,8-ANS(1-苯胺邻苯二甲酸-8-磺酸) 375 nm 480 nm
BO-PRO-1-DNA 462 nm 482 nm
BOPRO-1 462 nm 482 nm
BOBO-1-DNA 461 nm 484 nm
SYTO 45-DNA 451 nm 486 nm
evoglow-Pp1 448 nm 495 nm
evoglow-Bs1 448 nm 496 nm
evoglow-Bs2 448 nm 496 nm
Auramine O 431 nm 501 nm
DiO 487 nm 501 nm
LysoSensor Green pH 5.0 447 nm 502 nm
Cy 2 489 nm 503 nm
LysoSensor Green 447 nm 504 nm
Fura-2, high Ca 336 nm 504 nm
Fura-2 Ca2+sup> 336 nm 505 nm
SYTO 13-DNA 488 nm 506 nm
YO-PRO-1-DNA 491 nm 507 nm
YOYO-1-DNA 491 nm 509 nm
eGFP(增强型青色荧光蛋白) 488 nm 509 nm
LysoTracker Green 503 nm 509 nm
GFP (S65T) 489 nm 509 nm
BODIPY FL, MeOH 502 nm 511 nm
Sapphire 396 nm 511 nm
BODIPY FL共轭物 503 nm 512 nm
MitoTracker Green 490 nm 512 nm
MitoTracker Green FM, MeOH 490 nm 512 nm
荧光素0.1 M NaOH 493 nm 513 nm
钙黄绿素pH 9.0 494 nm 514 nm
荧光素pH 9.0 490 nm 514 nm
钙黄绿素 493 nm 514 nm
Fura-2, no Ca 367 nm 515 nm
Fluo-4 494 nm 516 nm
FDA 495 nm 517 nm
DTAF 495 nm 517 nm
荧光素 495 nm 517 nm
荧光素抗体共轭物 pH 8.0 493 nm 517 nm
CFDA 495 nm 517 nm
FITC 495 nm 517 nm
Alexa Fluor 488肼类-水 493 nm 518 nm
DyLight 488 493 nm 518 nm
5-FAM pH 9.0 492 nm 518 nm
FITC抗体共轭物pH 8.0 495 nm 519 nm
Alexa 488 493 nm 520 nm
罗丹明110 497 nm 520 nm
罗丹明110 pH 7.0 497 nm 520 nm
吖啶橙 431 nm 520 nm
Alexa Fluor 488抗体共轭物 pH 8.0 499 nm 520 nm
BCECF pH 5.5 485 nm 521 nm
PicoGreendsDNA量化试剂 502 nm 522 nm
SYBR Green I 498 nm 522 nm
罗丹明Green pH 7.0 497 nm 523 nm
CyQUANT GR-DNA 502 nm 523 nm
NeuroTrace 500/525,绿色荧光 Nissl染色-RNA 497 nm 524 nm
DansylCadaverine 335 nm 524 nm
Rhodol Green抗体共轭物 pH 8.0 499 nm 524 nm
Fluoro-Emerald 495 nm 524 nm
Nissl 497 nm 524 nm
荧光素葡聚糖pH 8.0 501 nm 524 nm
罗丹明绿色 497 nm 524 nm
5-(和-6)-羧基-2',7'-二氯荧光素pH 9.0 504 nm 525 nm
DansylCadaverine, MeOH 335 nm 526 nm
eYFP (增强型黄色荧光蛋白) 514 nm 526 nm
Oregon Green 488 498 nm 526 nm
Oregon Green 488抗体共轭物 pH 8.0 498 nm 526 nm
Fluo-3 506 nm 527 nm
BCECF pH 9.0 501 nm 527 nm
SBFI-Na+ 336 nm 527 nm
Fluo-3 Ca2+ 506 nm 527 nm
罗丹明123, MeOH 507 nm 529 nm
FlAsH 509 nm 529 nm
钙绿-1 Ca2+ 506 nm 529 nm
镁绿 507 nm 530 nm
DM-NERF pH 4.0 493 nm 530 nm
钙绿 506 nm 530 nm
柠檬黄 515 nm 530 nm
LysoSensor Yellow pH 9.0 335 nm 530 nm
TO-PRO-1-DNA 515 nm 531 nm
镁绿Mg2+ 507 nm 531 nm
钠绿Na+ 507 nm 531 nm
TOTO-1-DNA 514 nm 531 nm
Oregon Green 514 512 nm 532 nm
Oregon Green 514抗体共轭物 pH 8.0 513 nm 533 nm
NBD-X 466 nm 534 nm
DM-NERF pH 7.0 509 nm 537 nm
NBD-X, MeOH 467 nm 538 nm
CI-NERF pH 6.0 513 nm 538 nm
Alexa 430 431 nm 540 nm
Alexa Fluor 430抗体共轭物 pH 7.2 431 nm 540 nm
CI-NERF pH 2.5 504 nm 541 nm
Lucifer Yellow, CH 428 nm 542 nm
LysoSensor Yellow pH 3.0 389 nm 542 nm
6-TET, SE pH 9.0 521 nm 542 nm
Eosin抗体共轭物 pH 8.0 525 nm 546 nm
Eosin 524 nm 546 nm
6-Carboxy罗丹明6G pH 7.0 526 nm 547 nm
6-Carboxy罗丹明6G, hydrochloride 525 nm 547 nm
Bodipy R6G SE 528 nm 547 nm
BODIPY R6G, MeOH 528 nm 547 nm
6 JOE 520 nm 548 nm
Cascade Yellow抗体共轭物 pH 8.0 399 nm 549 nm
Cascade Yellow 399 nm 549 nm
mBanana 540 nm 553 nm
Alexa Fluor 532抗体共轭物 pH 7.2 528 nm 553 nm
Alexa 532 528 nm 553 nm
Erythrosin-5-isothiocyanate pH 9.0 533 nm 554 nm
6-HEX, SE pH 9.0 534 nm 559 nm
mOrange 548 nm 562 nm
mHoneydew 478 nm 562 nm
Cy 3 549 nm 562 nm
罗丹明B 543 nm 565 nm
DiI 551 nm 565 nm
5-TAMRA-MeOH 543 nm 567 nm
Alexa 555 553 nm 568 nm
Alexa Fluor 555抗体共轭物 pH 7.2 553 nm 568 nm
DyLight 549 555 nm 569 nm
BODIPY TMR-X, SE 544 nm 570 nm
BODIPY TMR-X, MeOH 544 nm 570 nm
PO-PRO-3-DNA 539 nm 571 nm
PO-PRO-3 539 nm 571 nm
罗丹明 551 nm 573 nm
Bodipy TMR-X conjugate 544 nm 573 nm
POPO-3 533 nm 573 nm
Alexa 546 562 nm 573 nm
BODIPY TMR-X抗体共轭物 pH 7.2 544 nm 573 nm
Calcium Orange Ca2+ 549 nm 573 nm
TRITC 550 nm 573 nm
Calcium Orange 549 nm 574 nm
罗丹明鬼笔环肽 pH 7.0 558 nm 575 nm
MitoTracker Orange 551 nm 575 nm
MitoTracker Orange, MeOH 551 nm 575 nm
藻红蛋白 565 nm 575 nm
镁橙 550 nm 575 nm
R-藻红蛋白pH 7.5 565 nm 576 nm
5-TAMRA pH 7.0 553 nm 576 nm
5-TAMRA 549 nm 577 nm
Rhod-2 552 nm 577 nm
FM 1-43 472 nm 578 nm
Rhod-2 Ca2+ 553 nm 578 nm
四甲罗丹明抗体共轭物 pH 8.0 552 nm 578 nm
FM 1-43 lipid 473 nm 579 nm
LOLO-1-DNA 568 nm 580 nm
dTomato 554 nm 581 nm
DsRed 563 nm 581 nm
Dapoxyl (2-aminoethyl) sulfonamide 372 nm 582 nm
四甲罗丹明dextran pH 7.0 555 nm 582 nm
Fluor-Ruby 554 nm 582 nm
Resorufin 571 nm 584 nm
Resorufin pH 9.0 571 nm 584 nm
mTangerine 568 nm 585 nm
LysoTracker Red 578 nm 589 nm
Lissamine罗丹明 572 nm 590 nm
Cy 3.5 578 nm 591 nm
罗丹明Red-X抗体共轭物 pH 8.0 573 nm 591 nm
Sulfo罗丹明101, EtOH 578 nm 593 nm
JC-1 pH 8.2 593 nm 595 nm
JC-1 592 nm 595 nm
mStrawberry 575 nm 596 nm
MitoTracker Red 578 nm 599 nm
MitoTracker Red, MeOH 578 nm 599 nm
X-Rhod-1 Ca2+ 580 nm 602 nm
Alexa Fluor 568抗体共轭物 pH 7.2 579 nm 603 nm
Alexa 568 576 nm 603 nm
5-ROX pH 7.0 578 nm 604 nm
5-ROX(5-羟基-X-罗丹明,三乙基铵盐) 578 nm 604 nm
BO-PRO-3-DNA 574 nm 604 nm
BOPRO-3 574 nm 604 nm
BOBO-3-DNA 570 nm 605 nm
溴化乙锭 524 nm 605 nm
ReAsH 597 nm 608 nm
钙深红 589 nm 608 nm
钙深红Ca2+ 590 nm 608 nm
mRFP 585 nm 608 nm
mCherry 587 nm 610 nm
Texas Red-X抗体共轭物 pH 7.2 596 nm 613 nm
HcRed 590 nm 614 nm
DyLight 594 592 nm 616 nm
乙二胺同二聚体-1-DNA 528 nm 617 nm
乙二胺同二聚体 528 nm 617 nm
碘化丙啶 538 nm 617 nm
SYPRO Ruby 467 nm 618 nm
碘化丙啶-DNA 538 nm 619 nm
Alexa 594 590 nm 619 nm
BODIPY TR-X, SE 588 nm 621 nm
BODIPY TR-X, MeOH 588 nm 621 nm
BODIPY TR-X 鬼笔环肽pH 7.0 590 nm 621 nm
YO-PRO-3-DNA 613 nm 629 nm
Di-8 ANEPPS 469 nm 630 nm
Di-8-ANEPPS-lipid 469 nm 631 nm
YOYO-3-DNA 612 nm 631 nm
Nile Red-lipid 553 nm 636 nm
Nile Red 559 nm 637 nm
DyLight 633 624 nm 646 nm
mPlum 587 nm 649 nm
TO-PRO-3-DNA 642 nm 657 nm
DDAO pH 9.0 648 nm 657 nm
Fura Red, high Ca 434 nm 659 nm
别藻蓝蛋白pH 7.5 651 nm 660 nm
APC (allophycocyanin) 650 nm 660 nm
Nile Blue, EtOH 631 nm 660 nm
TOTO-3-DNA 642 nm 661 nm
Cy 5 646 nm 664 nm
BODIPY 650/665-X, MeOH 646 nm 664 nm
Alexa Fluor 647 R-藻菊酯链霉亲和素pH 7.2 569 nm 666 nm
DyLight 649 652 nm 668 nm
Alexa Fluor 647抗体共轭物 pH 7.2 653 nm 668 nm
Alexa 647 653 nm 669 nm
Fura Red Ca2+ 435 nm 670 nm
Atto 647 644 nm 670 nm
Fura Red, low Ca 472 nm 673 nm
羧萘荧光素pH 10.0 600 nm 674 nm
Alexa 660 664 nm 691 nm
Alexa Fluor 660抗体共轭物 pH 7.2 663 nm 691 nm
Cy 5.5 673 nm 692 nm
Alexa Fluor 680抗体共轭物 pH 7.2 679 nm 702 nm
Alexa 680 679 nm 703 nm
DyLight 680 678 nm 706 nm
Alexa Fluor 700抗体共轭物 pH 7.2 696 nm 719 nm
Alexa 700 696 nm 720 nm
FM 4-64, 2% CHAPS 506 nm 751 nm
FM 4-64 508 nm 751 nm

想了解更多信息?

那么只需在下面注册,我们将随时为您提供有关显微镜和相关学科领域的最新发展的徕卡活动的最新信息。

让我了解最新情况

点击“提交”按钮后,我确认已阅读并同意徕卡显微系统的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我了解我在个人信息方面的隐私选择,具体条款规定于隐私政策中“您的隐私选择”部分。

相关文章

  • [Translate to chinese:]

    如何为免疫荧光显微镜制备样本

    免疫荧光(IF)是一种用于可视化观察细胞内过程、状态和结构的强大工具。IF制剂可通过多种显微镜技术(如激光共聚焦、宽场荧光、全内反射成像等)来加以分析,具体取决于应用目的或研究人员的关注重点。与此同时…

    Jan 10, 2022
    Read article
  • 荧光染料

    荧光显微镜的基本原理是借助荧光染料对细胞成分进行高度特异性的可视化观察。这可能是一种与兴趣蛋白质遗传相关的荧光蛋白,如绿色荧光蛋白(GFP)等。如果克隆无法实现,例如在组织学样本上无法实现,则需要使用…

    Jan 10, 2022
    Read article
  • 高分辨冷冻光学显微镜图像

    本文阐述了在冷冻光电联用流程中如何利用THUNDER高分辨技术改善冷冻电子显微镜对细胞靶区的识别。 …

    Jul 20, 2020
    Read article

有兴趣了解更多?

请与我们的专家交流。 我们很乐意回答您的所有问题和疑虑。

联系我们

您想获取专人咨询吗? Show local contac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