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细胞生物学研究显微镜解决方案

细胞生物学研究

如果您的研究重点是探究人类健康和疾病相关的细胞学基础,那么从时空和分子层面详细研究感兴趣的细胞至关重要。 因此,显微成像是细胞生物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它让您能够在样本的结构环境中详细研究样本,也可以分析细胞器和大分子。 细胞生物学成像是运用一系列的光学显微镜和电子显微镜完成的。 徕卡显微系统公司推出的成像解决方案专为扩展您的细胞生物学研究而设计。

联系我们

联系当地专家,获取有关符合您需求和预算的专家建议

细胞成像方面的挑战

运用显微成像进行细胞生物学动态研究时会面临各种挑战,因为细胞间和细胞内事件的研究需要一系列大小和复杂程度不同的样本进行成像。 这些事件的成像需要从纳米级覆盖到毫米级。

此外,在显微镜下的细胞研究还会受到细胞是活样本还是固定样本的影响,因为这些会对成像构成不同的挑战。 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以合适的分辨率捕捉快速的动态事件。 另一项挑战是如何为那些在成像过程中不产生自然对比度的细胞结构或事件选择合适的荧光蛋白、抗体或核酸探针来用作细胞中特定蛋白质、DNA和RNA的标记,以便使用荧光显微镜进行观察。

寻找合适的细胞成像解决方案

如果您想要充分扩展自己的研究成果并获得高质量的数据,选择合适的显微成像方法至关重要。 徕卡显微系统为提升您的细胞生物学研究工作提供多种解决方案。 这些解决方案涵盖有助于完成日常细胞培养任务的数字成像系统以及各种高端成像解决方案,后者可帮助您详细研究单分子,只需点击一下即可从快速宽场成像无缝切换到高分辨率共聚焦成像,或最大程度增加您从样本中获得的结果数量。

THUNDER 活细胞成像系统

THUNDER 成像系统为您提供先进的 3D 细胞培养实验解决方案,无论您是要研究干细胞、球状体还是类器官。 THUNDER  3D Live Cell 与 3D Cell Culture 成像系统可优化实验条件(例如更低的光强度和更短的曝光时间),从而满足您以接近细胞生理状态的实验条件研究细胞的要求。

Infinity TIRF 模块

全内反射荧光 (TIRF) 非常适合用于动态过程成像,而且是以超高分辨率呈现单分子的理想方法。

STELLARIS

您能够看到细胞内的更多细节和更出色的成像质量,可以在一个样本内同时对更多标志物成像,而且能够在不影响和不损坏样本的前提下观察细节。

Image of C2C12 cells: The cells are stained with lamin B (magenta) which indicates nuclear structure, Hoechst (blue) indicating DNA, and γH2AX (yellow) indicating damage to DNA. Cells were imaged using a THUNDER Imager 3D Live Cell with a 63X/1.4 oil immersion objective.

Featured image

C2C12 细胞成像

细胞使用核纤层蛋白 B(紫色)、Hoechst(蓝色)和 γH2AX(黄色)染色,分别表示细胞核结构、DNA 和 DNA 损伤。 细胞使用 THUNDER 活细胞成像系统和 63 倍/1.4 数值孔径的油镜成像。 图像由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生物科学学院神经生物学、生理学与行为学系 Lucas Smith 博士提供。

THUNDER Imager 3D Live Cell

Follow us on Instagram

相关文章

阅读我们的最新文章

徕卡显微系统的知识门户网站 提供有关显微镜学的科学研究资料和教学材料。 网站内容专门面向初学者、经验丰富的从业者和科学家,为他们的日常工作和实验提供支持。

更多文章

Accelerating Discovery for Multiplexed Imaging of Diverse Tissues

Explore IBEX: Open-source multiplexed imaging. Join the collaborative IBEX Imaging Community for optimized tissue processing, antibody selection, and human atlas construction.
Spheroid stained with Cyan: Dapi nuclear countertain; Green AF488 Involucrin; Orange AF55 Phalloidin Actin; Magenta AF647 CK14.

Notable AI-based Solutions for Phenotypic Drug Screening

Learn about notable optical microscope solutions for phenotypic drug screening using 3D-cell culture, both planning and execution, from this free, on-demand webinar.
[Translate to chines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with 13 biomarkers shown – Beta-Catenin, CD3D, CD4, CD8a, CD31, CD44, CD163, DAPI, PanCK, PCK26, PD1, SMA, and Vimentin.

利用蛋白质标记成像了解肿瘤异质性

Alison Cheung博士展示了如何利用蛋白质多重成像技术为癌症研究提供定量见解,与她一起探索肿瘤异质性和免疫细胞动态。
[Translate to chinese:] Co-detection of 10 extracellular matrix proteins and 3 topographical tissue landmarks by multiplex immunostaining within a single high-grade fibrous hotspot from a huma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肝细胞癌中癌症干细胞位点的原位鉴定

在这里,我们探索了一种突破性的多重免疫检测方法,通过多重成像对细胞外基质(ECM)特征进行原位定位,从而识别肝细胞癌(HCC)内的癌症干细胞龛。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 with 11 Apoptosis biomarkers shown – BAK, BAX, BCL2, BCLXL, Caspase9, CIAP1, NaKATPase, PCK26, SMAC, Vimentin, and XIAP.

Multiplexing with Luke Gammon: Advance your Spatial Biology Research

Learn how multiplexing imaging and spatial biology can help researchers better understand complex biological systems. In this interview, Dr. Gammon and Dr. Pointu of Leica Microsystems discuss pain…
Phase-contrast image of a MDCK-cell culture and its respective confluency measured by the Mateo TL microscope.

如何使用数字化显微镜测定细胞汇合度

本文介绍了如何以一致性的方式测量细胞汇合度。对于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例如癌症生物学、干细胞或再生医学,研究通常需要特定生长条件下的细胞。这些条件包括定期检查的细胞形态和汇合度。
The EM ICE Nano loading area

如何让样品保持在生理状态

Coral Life工作流将动态数据与最佳的样品固定方式(高压冷冻)相结合。然而,如果您的细胞因为温度下降,或缺氧气、二氧化碳或营养物质缺乏而受到损伤,那么再好的样品保存也没有意义。这些因素将影响一系列的生物过程,甚至破坏原超微结构基础,影响您的分析。

将动态活细胞数据融入超微结构

采用徕卡Nano的工作流程,可以避免过去如海底捞针似的寻找。利用光电关联显微技术,在适当的时间直接鉴别出正确的细胞,并将动态的活细胞数据融入其超微结构中。
[Translate to chinese:] Single-cell Huh-7D12 spheroid imaged using a Leica SP8 DLS microscope system. The spheroid was clarified using the Sucrose protocol.

系统评估透明化方案的质量标准

三维多细胞球体由于比标准二维细胞培养更能模拟体内肿瘤环境,因而在研究肿瘤行为及评估药理活性物质反应方面具有重要价值。然而,尽管球体具备生物学上的优势,使用现有的显微镜解决方案观察大型三维球体内部最深层的单个细胞依然面临挑战,主要是因为光散射导致的穿透问题。
Background imag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