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开设神经外科

克莱尔-卡雷克兹博士的经验

Caption: Collaboration is key Picture copyright: Donenko Oleksii, Shutterstock Collaboration_is_key_shutterstock.jpg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神经外科面临着诸多挑战。在徕卡神经可视化峰会(Leica Neurovisualization Summit)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经外科医生汇聚一堂,Claire Karekezi 博士在独家网络研讨会上分享了她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建立神经外科的经验。

关于网络研讨会

主要学习内容

  • 了解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神经外科的发展情况
  • 了解 Karekezi 博士是如何在卢旺达军事医院内建立神经外科的
  • 深入了解挑战和关键成功因素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神经外科: 挑战与进步

虽然神经外科在高收入国家发展迅速,但在中低收入国家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在许多情况下,神经外科并不是优先事项,而且人们误认为神经外科手术效果不佳。然而,在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神经外科护理仍然不足,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其中一个问题是神经外科医生短缺。已经为改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神经外科培训做出了努力。其中包括 2002 年成立的世界神经外科学会联合会(WFNS)拉巴特培训中心(RTC)。这使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神经外科医生人数从 1998 年的 79 人增加到 2016 年的 369 人。

Karekezi 博士在卢旺达军事医院建立神经外科的历程

与许多其他非洲国家一样,卢旺达也缺少神经外科医生。2011 年,当 Karekezi 医生开始在拉巴特接受神经外科培训时,卢旺达 1100 万人口中只有 2 名神经外科医生。现在,该国有 6 名神经外科医生,而人口却有 1200 万。要达到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 1:100.000 的比例,还需要 114 名神经外科医生。

卡雷克兹医生回忆说,在培训期间,她学到了知识和技能,并学会了规划和适应能力。之后,她又在多伦多获得了奖学金,学到了如何在专用手术室配备导航仪和手术显微镜等足够的器械。

回到祖国后,Karekezi 医生在卢旺达军事医院创办了神经外科。起步阶段充满挑战,只有两名神经外科医生,没有住院医生。重症监护团队共用重症监护室病床,没有专门的手术室,病房病床也是共用的。团队只有简单的器械来治疗复杂的病例,如创伤和巨大的脑肿瘤。

辅助团队的作用至关重要。这包括急诊医生、麻醉和重症监护专家、重症监护室护士以及辅助专科:放射科、神经科、病理科、肿瘤科和眼科。沟通、尊重和团队合作是合作成功的关键因素。

据 Karekezi 医生说,持续的指导和联系对于深入了解复杂病例、取得进步和学习清醒手术等先进技术非常重要。与神经外科专家建立稳固的培训合作关系也很关键,例如卢旺达军事医院与法国的 Sébastien Froelich 教授建立的合作关系。

建立神经外科: 需求与关键成功因素

Karekezi 博士解释说,一个好的方法是从 4S 的角度考虑问题:系统、人员、空间和物品(设备)。然后,关键是要研究如何建立人力资源和增加诊断工具(CT 扫描仪、核磁共振成像仪、显微镜等)。有限的资源还需要切实可行和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内窥镜检查、袖珍超声波检查、分流术等)。此外,还需要提高人们对该专业的认识,并将神经外科定位为全球健康领域的重要一员。

现代神经外科设备可能非常昂贵。要克服这一挑战,就必须寻找经济实惠的选择,确定优先次序,逐步升级并维护现有设备。良好的可视化至关重要。它为神经外科医生提供了进行更好手术的工具,使他们能够处理更困难的病例,并提高患者的安全性。此外,它还提供了一个培训平台。技术是提供医疗服务的支柱之一。

想了解更多信息?请在下方注册,观看由克莱尔-卡雷克兹博士主讲的完整网络研讨会。

立即观看

点击“提交”按钮后,我确认已阅读并同意徕卡显微系统的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我了解我在个人信息方面的隐私选择,具体条款规定于隐私政策中“您的隐私选择”部分。

注:本视频中医疗保健专业人士的发言仅反映其观点和个人经验。她的发言并不一定反映她所属的任何机构的观点。

相关文章

Background imag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