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检查癌症类器官的发展进程

采访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类器官研究员Andreas Bausch教授和Anna Pastucha博士

Branched organoid growing in collagen where the Nuclei are labeled blue. To detect the mechanosignaling process, the YAP1 is labeled green. Branched_organoid_growing_in_collagen.jpg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Andreas Bausch实验室研究细胞和生物体中不同结构和功能形成的细胞和生物物理机制。他的团队设计了新的策略、方法和分析工具,以量化微米和纳米等级的发展机制和动态过程。关键研究领域包括干细胞和类器官,从乳腺类器官到胰腺癌类器官,以更好地了解疾病模型。

关于采访

采访要点

•干细胞和类器官如何促进疾病研究,例如模拟癌症过程。
•为何使用Mica可以更好地了解分子或细胞级别的时空过程。
•TUM类器官研究的未来及其对生物医学研究的影响。

是否有意了解有关快速稳定的活细胞成像的更多信息?

采访文字记录

Bausch教授

我是Andreas Bausch。我在慕尼黑工业大学担任细胞生物物理学系主任、蛋白质组合体中心主任,以及类器官系统中心创始主任。
我们最近研究了乳腺类器官的发育。我们有健康人类的原代组织,我们使用这些细胞在这个细胞培养组织中培养小乳腺。
我们可以看到导致乳腺结构形成的所有发育过程。为了揭示乳腺发育的生理基础,关键在于要能真正观察乳腺系统并真正了解其中有什么样的时空过程。
在这方面,使用显微镜是必然的选择,尤其是光学显微镜,因为你可以获取有关长度和时间标准的重要数据,以了解这些过程如何在分子或细胞等级上发生。显而易见,这是一种功能强大的工具,用于研究健康和疾病问题,并开发一个很好的疾病模型。然后,在癌症领域,要能够模拟癌症的过程。这些都必须通过光学显微镜来观察,以了解正在发生什么情况。

Pastucha博士

我叫Anna Pastucha,在Bausch教授的实验室工作了一年多时间。
我参与的一个研究项目与胰腺癌有关。
因此,我们会研究胰腺癌类器官,后者有高度分支化的结构并且在胶原蛋白中生长。胶原蛋白是一种漂浮介质,因此整个系统很难进行成像。正因此,我们拥有不同类型显微镜系统的完整光谱。我们这里有标准型共聚焦显微镜、FLIM、STELLARIS,当然还有Mica,后者结合了标准的宽场荧光显微镜和共聚焦显微镜。
因此,每次我们发现感兴趣的结构并且希望放大以获得更高分辨率的图像,基本上只需点击一次,我们就可以从宽场荧光切换到共聚焦模式。
此外,我们还有一个与干细胞发育相关的研究项目,当然干细胞需要满足非常严苛的标准。
这就是我们使用Mica的原因,因为它采用环境极为稳定的培养室。
此外,Mica具有防止样品光漂白并保护活细胞免受光毒性影响的功能,这是Mica的重要优势,对我们来说也非常重要。
对于干细胞而言,必须确保环境的高度稳定,同时不会因为光线过强而杀死干细胞。

Bausch教授

我认为很明显,这些类器官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拥有巨大的潜力,不论是从基础研究到药物开发等应用,还是对疾病类型的理解和治疗。
这是一个巨大的研究领域,为此我们最近成立了一个类器官系统中心,并尝试将生物医学工程师和基础科学家聚集在同一栋建筑中。在这座全新的建筑中,我们试图真正了解类器官在所有不同层面的应用。这对于类器官的未来应用拥有巨大的潜力。

相关文章

Background image
Scroll to top